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无题 6 - 骗子

卧底丹×警官邕+警官黄

“今天学校的所有教师要开大会,无法监督你们训练。”

五点的警校里,姜丹尼尔所站的队伍正在被老师训话,而他本人的精力却无法一如往常地集中,好奇心趋势他用余光偷瞟着老师带来的另一个队伍。

“今天由13级的学生带领14级的学生进行训练,按照排队顺序进行组合,一个13级学生带领并监督一个14级学生训练。”

带着姜丹尼尔跑的学长是一个略显清瘦,一看并不像是当警察的料的人,但是长得很好看,这是姜丹尼尔的第一印象,毕竟这种长相,就算再怎么说,都难在第一印象里排除脸的地位。

队伍里面基本没人说话,他也不敢跟学长搭话,姜丹尼尔莫名其妙的就想了解

我给那个艺人小子送外卖-1

艺人(rapper)丹/职员邕/同事黄/富二代霖

姜丹尼尔在工作室里窝了几个小时愣是一口饭的没吃,在小小的半地下录音间,和制作人哥商量着如何优化beat和歌词,还有商量feat的事情。他感觉他自己整整一个星期都过的是一样的生活,于是有点悲惨的事情发生了——冰箱里的库存没有了。

上回妈妈从釜山来看自己拿的参鸡汤这么快就喝完了啊,还有包饭什么的,甚至连泡菜和速冻米饭都没有。这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叫外卖了。

三四年前,姜丹尼尔以新人饶舌歌手的身份出道了,不再在地下活动了,不错的容貌和好性格吸引了不少粉丝,但毕竟是新人,他也并不是什么天才类型的人物,虽然受到很多同行恶评,甚至diss曲都有了,但是他...

为辽写文正在狂补警察制度,如果有在追文的亲故不要着急,今天我过个生日休息一下【根本没人在追的好吗

无题 5 骗子?

?丹×警官邕+警官黄
"姜丹尼尔,的确是他的本名,以前的名字也没有问题,记录看是当年家里人给改的,不知道是他的意愿还是家人的。"

“啊…有什么问题吗?”

邕圣祐还是在下午到了警局,接到的电话居然是因为姜丹尼尔的事情,他马上赶来了。

“他当时给你的身份证件你验证了吗,是真的吗?”

“是的,但是他只是个孩子…”

邕警官一脸迷茫,这是黄旼炫递给他一份黄袋文件。

“我跟总局的前辈调了这份文件,”黄旼炫看着人一脸惊讶,继续陈述,“目前来看,他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总局那边的人最近谈起过的一个打黑大案,我在整理你几个月前的文件中,感觉有一点不对劲。...

无题 4 - 醒了

高三生丹×警官邕+警官黄

“姜学生什么时候来的首尔?看起来你和同学的关系不是很好,平时都在和釜山的朋友联系吗?”

邕圣祐夹起一块萝卜放在嘴里,尝了尝,味道果真不错。

“有玩的好的后辈,也有认识的釜山同乡哥哥,我朋友很多啦…这家店是一个做音乐的哥推荐的。”

“噢,姜学生以后也想做音乐吗?”

“是有这样的想法…已经申报了几个学校的单独考试了。”

正菜还没上来,丹尼尔边吃着脆脆的开胃菜萝卜,边聊天边嚼的嘎吱嘎吱响,邕圣祐看着这样的小孩吃法不觉轻笑。

突然间,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睡懵的邕警官听到铃声下意识从床上直直坐起来,睡得太死了,忽然睁眼眼前还有些模糊,他焦急又胡乱的...

无题 3 - 醉了

高三生丹×警官邕

“哥?哥?你还好吗…”

一点烧酒加上之后续满的啤酒,几轮下去邕圣祐已经撑不住了,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有低血糖,在警校训练强度过大的时候,也只是吃一点零食补充能量,然后硬撑过来的,因此邕警官不止是优秀,但是还是因为身体原因,在警校的实际成绩还是没有那么优秀,才被分配到了普通的警察局。

本来不应该喝这么多的,但是年轻的弟弟一直恭敬地给自己递酒,身为男性的尊严和处女座的要强,加之曾在歌剧社团待过的演技实力,让对方完全看不出来自己的难受。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奶奶家饭店的卫生间狂吐之后,他真实的后悔了,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

邕警官虚弱地摊在饭桌上,难受的样子让...

无题 2 - 喝酒

高三生丹×警官邕

离上一次见那个小家伙已经很久了,曾经的实习警官这样想着,因为今天又有几个高中生打架被送进这里,虽然已经过了实习期,这种性质的案件很少处理了,但是按照惯例,邕警官好像在这方面更擅长一些,他的耐心和和善都是在之前的案件中磨练出来的,效果很好,即便还是有言行粗暴的学生,邕警官都应付的来。可是好久没有看到那个叫姜丹尼尔的学生了。

…这是好事,邕圣祐又想。

这洞的区域不大,从警局走几步不远处就是丹尼尔的中学了,偶尔他提早下班能赶上学生放学,他下意识的在人群里找那个认识的身影,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可能是没有缘分。

深夜了,邕圣祐一直陪着几个学生的家长来领走他们以后,才...

无题

高三生丹×实习警官邕

“怎么又打架了啊?”他不知道从哪给男孩拿了个冰袋,把乘着接好的热水的纸杯递到男孩还带着打架留下的伤的手里,自己才喝了一口快凉掉的速溶咖啡,然后坐在他身边,“这个月我在这里看见你好几次了,下一回再打架,我就要找到你们学校去了。”

一听人这话,男孩立刻紧张起来,边拿冰袋敷着发肿的脸边不断低头向人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警官,能不能不要找去学校,如果你找去的话他们一定要给我处分和叫我家长了…”

“你知道这些还打架?严重到闹到警局,虽然你不是发起方,也不要总是参与啊。”

实习警员邕圣祐看着这个学生,无奈地叹气。

“姜学生,我能帮得了你一回两回,帮不了你第三

Bright Flower

走在维林诺的花园里,凯勒布里安感觉自己仿佛很久没有闻到这样的花香。脑海中虽还存在着那些黑暗的回忆,但是即刻闭上眼睛,她依旧能想起林谷的风轻拂在她的脸上,罗斯洛立安森林的月光徜徉在周围的空气中。

随她西渡的有几位时常陪伴在她身边的女精灵,既是照顾她的人,也是她的朋友,她的亲人。丈夫、儿女和父母都在彼岸一方,虽知终会团聚,可她仍旧抵不住思念。她想起为女儿亚玟梳发,为丈夫在夜看书时披衣,还有在漫天星光下,在她年纪尚小的时候,父亲在她身边讲述的那远久以前的故事。

在晴朗的天气里,凯勒布里安常独自一人走在花园和森林里,寻找着她在这里的故事,或许说,这里有许多在彼岸从未体验过的味道,儿时父亲叙述那些故...

Aulë's Lash 【Thilbo,部落(大概)AU】-1

阅前须知:原梗是来自电影《阿提拉》,因为觉得男主的造型像索林了,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索林!快带着你父亲走!”瑟罗尔拿起剑,年老的身体已经显得提供不起这个卡扎德之王的力量,”带上金子。“

名为索林的少年听从祖父的意见,起身出了帐篷,右手紧握着身侧的武器,向四周环视,才往父亲的帐篷走去。

”父亲!斯茅戈的人已经到了东边的平原了,我们应不应该——“他对着扶着额头在桌前苦思的父亲建议道,但索林还没说完,索恩就更加焦急的打断他。

”宝石呢?“这个卡扎德人抬起头,”吉瑞恩的人暂时可以拖住他们,他们不会忘了在那放一把火的。索林,你带着祖父和宝石,赶紧离开这里。我会叫巴林带着我们的族人跟上。“...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