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毁灭恶作剧-01 罗南x洛基ˊ_>ˋ

罗南的梦里充满了紫颜色的光,像盛开在宇宙里的紫罗兰。
他好像为很久很久之后的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不过这时候应该起床了。海拉星上的孩子们的生活并不像谜题一样,他们可以在夜晚仰望星空,清晰地看见那辽阔广大的星系,男孩子们会大声喊叫着,他们会到达这片星系的尽头,让她属于自己。而罗南没有说话,他也抬头看着不知道因为什么远处那团不起眼的泛着紫色微光的星云,只是握了握拳,它就像梦里的光华,每个海拉星人都知道那遥不可及。
清点仓库的时候,罗南总是能听见悉悉簌簌的声音。还是少年的他为海拉星上隶属于克里帝国的“战场”工作着,他本着为了工作一查到底而忘记了指挥官一再提醒他不要多管闲事的嘱咐。整个“战场”就像驻扎在海拉星上的一座黑暗之城,类似于被风化的钢铁一样的建筑林,在浩瀚的星空下也一点都不唯美,罗南觉得这里自打他出生就这样。他被那东藏西躲的声音所吸引,他唯一引以为傲的反应力也稍有逊色,他觉得他被恶作剧了,或许比他小的那些工作小兵闯到了他管辖的仓库,罗南第一次觉得自己“地盘”被占领了。
“是谁?出来!”所以他并不想让自己显得有礼貌些。
显然没有人回答他,纠结了一下,他觉得要是被路过的指挥官看到,肯定要被以“神经病罗南”的称号在仓库这边嘲笑很久。他抱着箱子走得越远,身后的声音跟的越进。
“即使我不擅长隐藏,在你们这么黑黑的地方,也是当夜贼的一把好手。不过,我又怎么可能去当贼呢?”一阵绿色的光从身后闪到身前,叉开腿把两手放到中间一瘫坐,罗南看着对面大箱子上的人……姑且算是人。
“就是要在黑暗中学习隐藏…”他学着指挥官平时的样子发表了看法,然后拿出了武器直勾勾地瞪着对面悠闲的敌人。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前往这里的,”黑发男孩儿一摊手,“奥丁请来的老师说要惩罚我,谁知道一挥手把我弄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种事情常有,我经常偷偷跑出去,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那群废物把我弄丢了,就说我逃出去了,最后又以抓我的名义把我弄回来……”男孩儿用他的绿眼睛示意了下,“奥丁不在乎我。”
罗南听不懂他说的每一个字,但是还是听完了,虽然并没有带着耐心。他举起武器,二话不说地往男孩儿方向砸去,果不其然身后又是一阵风,武器还没有砸到箱子上的时候,罗南又从身后抡了过去,却依然被躲过。
对方也躲的不容易,面露难色地看着罗南:“嘿,我不知道你是哪里的子民,不过你不会不认得我吧,”男孩儿说着,趁着罗南停下来,下意识地去整理衣服,“莫非这里不是神域?不可能,没有那个什么,那群糟老头都不能把我传送到……”
“这里是海拉星,”罗南想着这是否是一个假装迷路的入侵者,“请你离开。”
“你以为我不想吗?蓝色士兵。”洛基大量着这附近,“这地方感觉与众不同,但一点生气都没有,如果我要恶作剧,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星球。”
“你快走吧,”罗南支着武器的胳膊很酸,但他不想通知指挥官,“这里是隶属于克里帝国的海拉星。”
“噢,克里人。”洛基恍然大悟,“我在什么书上看到过的。居然有机会来,虽然我对这里从未感兴趣过。”他随后做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罗南就这样又抡过去,他没有丝毫耐心了,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以为第一次处理入侵者会是什么场面,好的坏的都有想过,但这种情况他毫无对策,其实他也挺失望的。
“噢!你和我的哥哥一样只知道攻击攻击攻击,我希望你以后的武器不是个锤子,”洛基又翻了翻白眼儿,“他是既定的继承人,大家都这么想,为什么我不是?因为索尔想要那锤子啊!而我不想,我长大了会尝试把锤子分他,王位给我。”
“我叫洛基,是你今天的对手,既然你愿意打,我就躲躲看。”
“来毁灭恶作剧吧。”

评论(2)
热度(4)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