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Bright Flower

走在维林诺的花园里,凯勒布里安感觉自己仿佛很久没有闻到这样的花香。脑海中虽还存在着那些黑暗的回忆,但是即刻闭上眼睛,她依旧能想起林谷的风轻拂在她的脸上,罗斯洛立安森林的月光徜徉在周围的空气中。

随她西渡的有几位时常陪伴在她身边的女精灵,既是照顾她的人,也是她的朋友,她的亲人。丈夫、儿女和父母都在彼岸一方,虽知终会团聚,可她仍旧抵不住思念。她想起为女儿亚玟梳发,为丈夫在夜看书时披衣,还有在漫天星光下,在她年纪尚小的时候,父亲在她身边讲述的那远久以前的故事。

在晴朗的天气里,凯勒布里安常独自一人走在花园和森林里,寻找着她在这里的故事,或许说,这里有许多在彼岸从未体验过的味道,儿时父亲叙述那些故事的声音缓缓从回忆中飘来,她仿佛能感觉到当年父亲是怎样生活在那样的欢乐国度下,又是什么将那欢乐换成黑暗与杀戮,让这样的梦境血流成河呢?想着想着,她便走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抬眼一看,眼前的风景却不想让她找到回去的路。令她好奇的是,这里有许多有过建筑的影子,往前走走,似乎可能找到什么人的住处。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凯勒布里安想着,没有停下她的脚步。她住的地方虽然宁静安逸,也不失在瑞文戴尔时的生机勃勃。总是坐着让她无法心静,阴影笼罩着她的记忆,选择寻找那些失落的地方,也未尝不是好事。来到这里,她也见过在这里生活的,曾经西迁到这福地的精灵们,这些人对她十分友好,相处地也十分和谐,但她感觉始终没有那些家的感觉。

这里的森林中有一庭院,不大也不小,居住在这里,透过林叶,夜晚必然能看到清澈的漫天星光。阳光映在她身上暖暖的,森林中的颜色,让她有一种回到黄金森林的假象。思索片刻,她去尝试看看那里有没有人。这样的建筑风格,别有父亲的审美风味。她曾听父亲解释过,他怀念明霓国斯,那个曾经他生活过的美丽国度。那是一个布满洞穴的大山,世上最美的精灵宫殿…思绪把她带到了幻想当中,她却不知道她已经被眼前的景色迷住,脚步虽缓,却无法停住。

绕过白柱,凯勒布里安突然发现一个人影,偶然地,那人就站在那里不动,好似静静观赏着景态变化。一袭银瀑般的长发在其背后,凯勒布里安十分惊讶,着背影如此熟悉,就好像许久未见的父亲,她日夜思念的亲人。

”父亲?“都没去思索,她便开口问道,”父亲?“

那人回过头,银发随他转身间飘动,被森林的微风吹起,顷刻间不知为何地那如瀑的头发有些失色。凯勒布里安看着他,和父亲相似的面容,少了几分岁月,却多了几分哀愁。她心知父亲经历过许多,她也想起父亲曾谈起他的亲人。

那人也盯着她许久,眼神同她一样惊讶,不是因为无意地闯入,而是面容上微妙的相似,来自血缘地感应。一时间面对面的两人却都无言,于是那人反倒朝她笑了笑。

”我不是你的父亲,“他说道,”我的名字是加拉希尔。“

他微笑着欠身,精灵虽然容颜不老,但时光的沉淀从他周身散发出来。凯勒布里安不知说些什么好,就只能等对方的应对自如了。

”早闻你前来,我和夫人都等了许久,”他缓缓地说,声音里带着些歉意,”作为亲族,却为及时去看你…“

”不要紧的…“如此回答,凯勒布里安便明了了。父亲在那些故事里,提及到他的王,提及到他的亲人。祖父战死,父亲还有一位兄弟,带着极大的悲伤乘船西去了。父亲形容当王死后,他的继承人迪奥和他的王后宁罗斯居住在那临着瀑布的居所…最后他们在战役中双双离去。

”凯勒布里安,“加拉希尔望着她,”你父亲可好?“

这问题,待加拉希尔自己问出,也觉得有些简单,的确是简单,却包含着思念。千言万语想要问的,却只能化成一句来问。他与兄长分开已经不是数年的问题,他甚至从未见过这位侄女。凯勒布里安的确生的美丽,也有当年明霓国斯的公主的美丽继承在她身上。

”父亲和母亲都过的很好。您就是我的父亲——凯勒鹏的兄弟?“凯勒布里安回答了这位同样素未谋面的叔叔。

”是的。一切平安即可。“他顿了顿,”想必你父亲,我的兄长,曾向你讲过那些故事?“

凯勒布里安点了点头。加拉希尔叫她过来,在庭院里的坐处坐下。

”见到你很高兴,有很多话要同你讲。你是我亲兄长的女儿,虽然没能见证你的出生和成长,这真是遗憾,不过见你如此,想必兄长一定使你过的幸福快乐。“

”父亲同我讲过那些以前的事情,我对发生的事情,表示很抱歉。“凯勒布里安低着头。

”已经过去很久了,黑暗虽然留在回忆当中,但现在阴影已经不再“他的思绪又去了很远的地方,”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论好的坏的。“

“是的。”凯勒布里安内心深深赞同着这话,她有些敬佩地看着这位叔叔。她知道,那位死去的王后,便是他的女儿……

“你知道,你有一位堂姐吗?我还在怀念,她在你这样的时候。终有一天相聚的时候,你会乐意去认识她。我没有第二个孩子,如果你们相识,一定会是要好的姐妹。”

加拉希尔想起那些时光,尚未和黑暗同归于尽的美好记忆,他的女儿宁罗斯还尚在他身边的日子。

凯勒布里安顺着他看去的方向,森林里开满了许多花朵,白色的,如星辰般点缀着地面。


“Adar,这是我,那是你。”回忆中传来孩子的声音,加拉希尔的眼前出现了一只小小的手指向生长在故国的花与树。

“Atar,今天我就要嫁给我的王了…”精灵少女嘴角虽然带着浅笑,看着她的父亲,她却想在这样的日子里放声大哭。


他把他们葬在那临着瀑布的居所附近,最后去探望父亲与王,和兄长告别,带着妻子西渡而去。

“走吧,”加拉希尔起身,“我并不住在这庭院里,这些日子,我为自己建造了回忆的宫殿。我的夫人会很乐意见到你的。”

评论(2)
热度(11)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