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无题

高三生丹×实习警官邕

“怎么又打架了啊?”他不知道从哪给男孩拿了个冰袋,把乘着接好的热水的纸杯递到男孩还带着打架留下的伤的手里,自己才喝了一口快凉掉的速溶咖啡,然后坐在他身边,“这个月我在这里看见你好几次了,下一回再打架,我就要找到你们学校去了。”

一听人这话,男孩立刻紧张起来,边拿冰袋敷着发肿的脸边不断低头向人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警官,能不能不要找去学校,如果你找去的话他们一定要给我处分和叫我家长了…”

“你知道这些还打架?严重到闹到警局,虽然你不是发起方,也不要总是参与啊。”

实习警员邕圣祐看着这个学生,无奈地叹气。

“姜学生,我能帮得了你一回两回,帮不了你第三回,好在我认识的前辈人也很好,不然你就倒霉了。”

男孩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像是犯了错的大型犬乖巧端坐,接受着这个认识不久的警官的训话。

“下次不会了,哥。”

刚从警校毕业,邕圣祐就被分配到这里的警局当实习警员,因为是新人没资历也没经验,还好前辈们也没让他做什么杂活苦活,给他安排了一些处理青少年打架斗殴的活干,就这样他遇见了这个不太中规中矩的高中生姜丹尼尔。

“丹尼尔?这是你的真名吗?”

他还记得第一次处理登记这个学生的信息的时候,看着他的身份证一脸难以置信。

“是本名,曾经有过别的名字,后来改成了这个。”

他看了一眼老实回答问题的少年,一头浅颜色的发色十分乍眼,想也不是什么守规矩的学生,但以目前的态度还算好,毕竟他还用着敬语。

“年龄…学校…呃,都填好了,还是高中生呢吧……”

“下学期要高三了吧?不能再打架了,马上就要成为大学生了哦。”

年轻的警官处理完有关于这个少年的案件,是他今天最后的工作,作为新人他把警局的一切都收拾好,才能换上常服离开,他把丹尼尔被押扣的背包破例给他拿了出来,学生就乖乖的在门口等着。

“好的,哥。”

他把包包递给它原本的主人,学生非常自然地接了过去背在宽厚的单肩上,邕圣祐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孩没这么熟,怎么就突然叫起哥了,不过也没关系,就这样吧。

“好了,快回家吧,这么晚了,家里人不担心吗?”

两人并肩从警局离开,似乎没有准备各走各的意思。

“妈妈肯定在担心了,如果我不是我的手机在打架的时候弄坏了,她肯定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哥从那边走?”

邕圣祐抬手指了一个方向,他看着丹尼尔瞬间展开笑颜似乎因为这事感到开心呢。

“你家乡是釜山吗?怎么来首尔念中学了?”

“妈家里人为了我能考上更好的大学呢。”

“所以你不能再打架了啊。”

“可没有办法,这事很复杂,哥,你不懂的。”

少年似乎有心事,低下头。

“有什么复杂的,遇到不对的事首先要想到报警啊。”

邕圣祐听了着有点稚嫩的发言哭笑不得。

“警察不会管的…”

少年小声嘟囔着。

“怎么不会管?”邕圣祐伸出自己的手给他看,右手手指上沾满了警局统一订购的质量不佳的油笔漏出的笔墨,“我工作到这么晚,帮你们把这事处理好,调解好,入案归档都是'没管'吗?”

“不是啦哥,只有你会管…”

“不论是谁,这都是我们的工作。”

邕警官一脸正直,即便是他比丹尼尔大上几岁,但到底还是年轻人,少年被这股热忱的职业精神逗笑了,邕圣祐觉得莫名其妙,但也跟着笑起来。

“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嗯?哦,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你是我遇到的比较有礼貌的青少年了。”

“啊?”

“有些孩子着急往你头上砸东西,我都负伤好几次了。”

“哥没事吧?!”

“没事啦哈哈哈,骗你逗你玩的,不过还是有过一次。”

“其实我也不想打架…”

“嗯,你这么想就对了,看来我的教育工作还是有用的。”

“我等我成年了,能和哥一起喝酒吗?”

“姜学生,”邕圣祐忍不住了,摸摸少年的头发,虽然眼前的孩子比他高出一点,“等你变成姜大学生再说吧。”

————————————————————————
胡乱写的…
继两年之前第一回发表文章惹
不知道有没有2【。】
不会有人看的吧

评论(4)
热度(20)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