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无题 3 - 醉了

高三生丹×警官邕

“哥?哥?你还好吗…”

一点烧酒加上之后续满的啤酒,几轮下去邕圣祐已经撑不住了,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有低血糖,在警校训练强度过大的时候,也只是吃一点零食补充能量,然后硬撑过来的,因此邕警官不止是优秀,但是还是因为身体原因,在警校的实际成绩还是没有那么优秀,才被分配到了普通的警察局。

本来不应该喝这么多的,但是年轻的弟弟一直恭敬地给自己递酒,身为男性的尊严和处女座的要强,加之曾在歌剧社团待过的演技实力,让对方完全看不出来自己的难受。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奶奶家饭店的卫生间狂吐之后,他真实的后悔了,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

邕警官虚弱地摊在饭桌上,难受的样子让饭店的奶奶也是哎呀哎呀心疼极了的说着,丹尼尔也关切地看着他。

“哥…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没事,太晚了……太晚了,你该回家了,姜学生。”

“我先送哥回家吧,哥看起来醉的厉害,怎么不早说呢?这都是我的错…”

丹尼尔去给结了账,然后边愧疚的念叨着,边伸手要把瘫软的哥哥架起来。只可惜酒精作用还是没放过年轻警官,他一直低着头沉默着,刚刚说话的时候,也好像是在强制保持清醒,和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真的不用了…”

邕圣祐实在难受,胃里空空的,肚子感觉扁扁的,全身没有力气,而且酒精让他的头疼,又很不清醒,他现在是没有力气,如果有的话,就可能开始像是电视剧里的醉汉一样说胡话了。

“哥怪我吗?哥怪我吧…叫我丹尼尔吧,哥,你从来都没有叫过我的名字。”

“好啦,姜学生…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快回家吧,我会叫警局同辈来接我的。”

“不行,我要送哥回家。”

年轻的学生闻言突然变得紧张。

“姜学生…”醉酒的警官无奈地叹一口气,“我没有责怪你,也不会责怪你的……不用这样的。”

“我对哥一见钟情了。”

模糊意识中的警官觉得他听错了,丹尼尔也发现了这个,他正襟危坐,坐在依旧趴桌的警官面前,但是怕饭店奶奶听见,他又抓着坐着的铁凳子往前蹭了蹭,凑近对方。

“我对哥一见钟情了…”

“姜学生……不是…哈哈哈哈……”邕圣祐听清楚了,不过顺其自然的没有当真,他真实没有力气的轻笑了几声,软软的,却又清亮,好听。“我才是喝醉的人啊…你这个学生…在说什么胡话?”

“我没有说胡话…”学生咬着下唇,非常紧张地继续端坐着,真诚的看着对面的哥哥。

“其实不算一见钟情,但是哥从一见面就对我很好…我想我从那时就很喜欢哥了。今天是我错了,我以为哥很能喝酒的…而且哥去吐之前,我也没看出来,我不知道,真的是我的不对…所以我要把哥安全的送到家,看到你舒服一点了我才放心。”

学生说了好一段话,精神疲惫又生理难受的警告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丹话的主人也很混乱,最终二话不再说地决定要扛起警官哥哥,往饭店外面走去。

“哥能给我指个方向吗?”

警官还是无力地接受了要被学生弟弟送回家的现实,职业操守和信仰的信条让他有些负罪感,虽然自己不是主动方,某种意义上,还是把未成年带回家了。

“我果然没记错,上一回一起回家虽然是很久之前了。”

学生真的话有点多,邕圣祐这样想着,突然无由地笑起来。

“哥怎么笑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边走了。”

弟弟扶着哥哥在首尔的小巷里绕绕停停,邕圣祐的家蛮不好找的。出身仁川的教会家庭,父亲是牧师,母亲也只是做很平凡的工作的,所以本身没有什么钱能给儿女提供好的物质环境,但是邕家夫妇的家庭教育做的很好,一儿一女,都是很优秀的孩子。邕圣祐住的地方又偏又小,不过是他独居,不用和别人挤在一间也很不错了。

“就是这里了。”

“这里吗?要上几楼?”

“在屋塔房。”

听了话丹尼尔就把软软的哥哥往最高层搬,到了顶层,邕圣祐伸出手指滴滴滴地按开了密码锁,两人搀扶着进了邕圣祐的家,丹尼尔赶紧把虚弱的哥哥放在柔软的床上,转身跑去厨房。

“哥的家里有蜂蜜吗?”

躺在床上的人嗯了两声做肯定回应,就听见厨房传来有点笨手笨脚造成咣当翻找声,又让他的头痛了几分,好在造成声音的主人效率很高的很快就拿着温热的蜂蜜水递到他嘴边了。

“解酒的,哥,来,喝一点。”

被喂水的人抿了抿干涩的唇,任对方替他端着杯子,轻轻地喝了几口,似乎真的感觉好多了,难受劲没了,迷迷糊糊的,睡意就上来了。

“哥看起来好一点了…呼。”

少年释然地吐了一口气,躺在被窝里的警官眼睛似眯非眯地安详地看着他,唇角微微地上扬,但依旧虚弱,准备张口道谢,却被对方抢先。

“哥太累了,不要说话了…我帮哥换了睡衣就回家哦。”

着实疲惫的警官点点头默许了,大个子男孩看着他笑了一下,然后起身转过去从衣柜里找出了警官的浅绿睡衣,有一些惊讶,平时常服都偏爱穿暗色系的哥,睡衣居然这么可爱…感叹之余他还是很快的帮人换上了睡衣,最终不太熟练的又给哥哥掖了掖被角,然后露出好看的笑容。

“晚安,哥,现在要按照哥的话赶快回家去啦。”

邕圣祐小声的嗯了一声,看着少年背起学生包,目送他的背影出门,开门离开的时候,少年回过头,露出两颗小牙招招手。

“哥,晚安咯。”

关门声响起,邕圣祐沉沉地出了一口气,即便困意滚滚袭来,但是还是忍不住让他想一些事情。

第一次喝酒的孩子,真的没有一点醉的意思呢…蜂蜜水能解酒,也知道的很清楚,坏小子是不是对饮酒这事已经轻车熟路了,居然还骗自己吗?

丹尼尔,虽然是小孩子,但是个子真的很高,肩膀很宽,不过脸蛋又可爱,感觉上完全是高中生不违和呢,可扛自己时的力气又很大。

是因为是釜山孩子的问题吗?

邕圣祐不知道了。

在困倦真正打倒他之前,他还是下意识地,轻轻地说了一句。

“晚安,丹尼尔。”

————————————————————

3也很快好了( •̀∀•́ :·)
质量依旧不佳…
有人在看就是支持了TT
白真的超级感动5555

评论(2)
热度(17)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