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无题 4 - 醒了

高三生丹×警官邕+警官黄

“姜学生什么时候来的首尔?看起来你和同学的关系不是很好,平时都在和釜山的朋友联系吗?”

邕圣祐夹起一块萝卜放在嘴里,尝了尝,味道果真不错。

“有玩的好的后辈,也有认识的釜山同乡哥哥,我朋友很多啦…这家店是一个做音乐的哥推荐的。”

“噢,姜学生以后也想做音乐吗?”

“是有这样的想法…已经申报了几个学校的单独考试了。”

正菜还没上来,丹尼尔边吃着脆脆的开胃菜萝卜,边聊天边嚼的嘎吱嘎吱响,邕圣祐看着这样的小孩吃法不觉轻笑。

突然间,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睡懵的邕警官听到铃声下意识从床上直直坐起来,睡得太死了,忽然睁眼眼前还有些模糊,他焦急又胡乱的从床头柜上摸到黑色的智能手机,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来电显示。

“圣祐啊,都十点钟了,才醒来吗?”

“啊……旼炫,昨天晚上喝了点酒。”

“今天要上班呢,昨天就那么冒然喝酒了?”

“啊…啊,没有办法呢,真是,呃,是很好的弟弟邀请,就没办法呢。”

“警局里面的吗?还是你原来学校里认识的?”

“呃……”

邕圣祐总不能说以前处理过得案件里的小孩请自己喝酒了,同事黄警官打过来的电话让他越发头痛了。

“是警校里的弟弟,最近要毕业了,过来找我喝酒。”

“这样啊…好吧,我知道你这人从来不会迟到,已经帮你请好病假了。你平时不怎么能喝酒的吧,听声音你现在状态非常不好,不要紧的吧?”

开完玩笑以后,话筒对面的人语气中还是满是关怀。

“不要紧的,黄警官,我听前辈已经在叫你了吧。”

“哈哈哈…生病也观察力依旧呢,好的,确认你没事就好,好好休息吧。”

“嗯,知道了,你去忙吧。”

“那好,挂了啊…对了,喝点醒酒的东西,去楼下姨母那里喝完汤吧,吃点东西喝点东西。”

“Copy that,黄警官大人。”

按下挂断键,邕警官又倒回床垫里深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身体还是不行,当年在学校每天都有锻炼,身体状态就好一些,和同学出去喝酒,昨天那种程度还算好,但入职以后基本都做了文书工作,出外勤的机会很少,身体就大不如前了。

穿上拖鞋,拖着沉重的身体,照照镜子,脸都肿了,邕警官叹口气,昨天的食物都吐没了,现在的自己真实的很饿。

还是按照黄旼炫的话,去楼下姨母那里喝碗汤吧。在睡衣外面裹了羽绒服,因为楼下也不远,不用特意换衣服,穿好了鞋就顶着一头乱毛开门往外走了。

一开门,就看见一个背影,坐在他家门口的铁楼梯上,那人听到开门声才回过头,然后笑了。

“哥,早上好,你醒了?”

邕圣祐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情况,就看见学生站起身,缩在外套里的手提着两份外带汤食。

“外面好冷,哥能让我进去吗?啊对了,这是我妈妈做的汤昨天回家我说把哥弄得难受了,妈妈就做了汤,让我今天给哥送过来。”

看着学生冻红的脸,邕圣祐还是让他赶紧进来了,顺便想了想今天是哪一天,不解地看着他。

“你今天不应该是去上学吗?!”

“嗯???”

学生一下子堂皇起来。

“嗯…是啊,我……请假了,是正当理由。”

“能有什么正当理由?”警官上前接过塑料碗里盛的汤,就赶学生去上学。

“哥家里能热食物吗…诶,诶……哥,等等,你…你不也没去上班吗!?”

“我让同事帮忙请了病假。”

邕圣祐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鼻音,不知道是感冒了还是没睡醒,但是让学生有点担心。

“哥快吃点东西吧。”

想不如做,丹尼尔昨天就来过厨房,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微波炉,开始给邕圣祐热吃的。邕圣祐叹了一口气,在桌边坐下来,今天的他不上班,不是警察,也不用履行义务,虽然他心里真的还是想让学生乖乖去上学,但是他真的有又饿又累,也懒得辩驳。

警局里,黄旼炫在帮邕圣祐做上个月的案件整理。总结这方面的事情一直都是邕圣祐做,他自己还很少接触这些,他翻着六月份一直到十二月份的总结,邕圣祐的工作做的很细致,在几个月的实习之前,邕圣祐一直负责青少年犯案的记录整理,也做的很好。

黄旼炫和邕圣祐同年,但在工作上是邕圣祐的前辈,在警校中非常优秀的他曾被提前分配,在别的区域的警局做了一段时间的工作,被调到和邕圣祐共事的地方才正式入职。

他本身就是很优秀的警员,短暂接手邕圣祐的工作也不是难事,认真仔细的看过这些记录以后,他发现这些青少年犯罪案,在无形之中有种系统感,他还注意到半年前在邕圣祐的工作记录中,有一个名字频繁出现,但每次与其相关的人物都不一样,虽然之后的半年就少了。

这个名叫姜丹尼尔的高中生。

邕圣祐记录的信息少之有少,但的确这个孩子看起来很面善,但是这样的规律他在另一个案件中看到过,一些校园势力也是,一些头目来到新的地方总会到处示威,可记录中现实这位姜同学并不是发起方,更像是被欺负的那一个,而且头目示威的话,不会闹到警察局来,甚至老师也不会知道,在记录中,邕圣祐似乎已经认定这个姜丹尼尔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这倒是没什么,主要的是这片区域青少年犯罪案件的整体性,黄警官担心的是他们是不是被什么成人黑势力利用之类的,校园暴力这件事本身也很复杂,尤其是近几年,前段时间在釜山有位女学生被校园暴力的事件轰动了全网,甚至传到了国外,大家都是经历过校园环境的人,但因为国家从古至今行形成的长辈后辈之间等级秩序森严的习惯,给新一代青少年留下来了不好的影响,甚至有黑势力组织利用青少年的鲁莽,把许多案件伪装成青少年犯罪,而使年轻的孩子们当替罪羊去坐牢。

这片小区域应该不会摊上这种事,但在和以前的警局的前辈聚餐时,听到他们的确处理过这样的案件,而且是在不久之前,于是他很容易就和这个联系起来。

但是处于单纯的好奇心。

“前辈,打搅了…之前我们说过的那个青少年的案子,我想了解更多……嗯,对对……好的,谢谢前辈,等您的消息了。”

邕圣祐家里,在丹尼尔的瞩目之下,他终于把所有带来的食物吃完了。

“哥再过半个小时喝一点药吧?”

他帮眼前略显虚弱的警官收拾好了饭桌残局,但邕圣祐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没生病,只不过还是喝酒以后得作用吧。”

“哥现在说话都有鼻音了,去喝药吧,也算预防一下。”

丹尼尔给了他一个微笑,邕圣祐就受不了这样的笑容,就像特别小的孩子的笑容一样,自然又纯真,在工作社会上这种表情并不场景,或许是还是有点迷糊,邕警官感觉心里漏了一拍,反应过来以后才有点不好意思地吸吸鼻子,垂眸。

“好吧。”

“嗯,今天哥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我其实不太难受了,”邕圣祐又抬起头,“准备下午去上班,我的工作还没有做完,你也得去上学,知道吗?”

邕圣祐想起了自己要做的总结工作,这个很复杂,总不能让旼炫替他来做,但是已经快月中了,他上个月的还没有做完。

“我不着急,现在要学的东西都学完了,我上学也是在自习准备单独考试的内容了,差一天也不会损失什么,再说我家长也同意了。”

“见到你的时候,每次你都不是在干什么该干的事情。”

邕圣祐撇了撇嘴,虽然不打算按照学生说的做,但也没有正面回答。

“我下午本来也打算回学校的,哥,不用担心。”

收拾完了以后学生站起身。

“我回家吃个午饭,下午就去上学。”

“嗯,好。”

“我昨天向哥表白了哥还记得吧,还有,哥答应要给我kakao的。”

表白?!邕圣祐一下子被学生的直言惊到了,有些记不起来,但是他是喝醉了又不是失忆,所以还是记得的,他本想就这么算了,或许对方昨天也是喝醉了说胡话。

“丹……姜学生,我以为你昨天是在开玩笑。”

和学生一起喝酒,把学生带进自己的住处,第二天还让他进来,已经是够糟糕够令人头疼的事情了,没想到,丹尼尔居然还是认真的…………吗?

“你……你说什么呢,我们都是男的,而且你还是学生。”

“我马上就大学了。”

“那你也还是学生…。”

“哥是拒绝我的表白了吗?”

邕圣祐对对方的反应无言以对,他侧过脸,根本不敢看学生的脸。

“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让想想。”

让我想想怎么和你说清楚,这件事情是不对的,邕圣祐这么想着。

“……好吧。”学生也很坦然,毕竟想一想不是拒绝,“那哥,我走了。”

学生站起身背起了背包,临走前向发呆的邕警官要了kakao.

丹尼尔离开了有一阵,邕圣祐一直盯着刚刚他做过的位置,一直在思考。

一见钟情?真的有一见钟情吗,而且是对一个男人,对一个警察。说实话他跟姜丹尼尔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这个孩子的性格的确很讨喜,他对他的好感的理由,他自己也总结不出来。从初见,丹尼尔带着一身伤,低着头乖巧的坐在那边待审问,他就对这个男孩隐隐的,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是一见钟情吗?对方,丹尼尔,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吗?钟情钟情,是双方的事,这这次的词本意似乎默认了这个事实。邕圣祐的家庭是有信仰的,而他也明白,即使接受了也不会长远,又不忍心伤害对方。

突然间,电话又响了。

再看来电显示,依旧是黄旼炫,邕圣祐想果然工作上的事还是出了问题吗。

“圣祐,身体好点了吗?吃东西了吗?”

“嗯,都做了。”

“噢,那就好,那你明天来局里吗?”

“准备下午就去,我已经好多了。”

“你不用着急来,我帮你请了全天…哦对了,前辈向我问你你的总结工作…”

啊,果然是这个事情,邕圣祐想,他正准备道歉说他下午过去就会做,但那边的人还在继续说话。

“我擅自帮你完成了,你不介意吧?”

年轻的警官闻言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身为前辈、同事与朋友,旼炫真的是十足完美,这个事实再一次在他心里认证了。

“还有,我发现了一些问题,还请教了以前的前辈,我想问问你,你知道你曾经办过的案子里,有姜丹尼尔这个人吧?”

——————————————————————
其实这是一个剧情文,不光谈恋爱的哈哈哈【。】
我一直在斟酌15进展速度的合理性,但是转念一想,去他妈的,爱情需要什么合理性
然后因为最近也很沉迷95,就默默加了黄哥哥的戏份
👀依旧希望看的大家喜欢

评论(2)
热度(20)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