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无题 5 骗子?

?丹×警官邕+警官黄
"姜丹尼尔,的确是他的本名,以前的名字也没有问题,记录看是当年家里人给改的,不知道是他的意愿还是家人的。"

“啊…有什么问题吗?”

邕圣祐还是在下午到了警局,接到的电话居然是因为姜丹尼尔的事情,他马上赶来了。

“他当时给你的身份证件你验证了吗,是真的吗?”

“是的,但是他只是个孩子…”

邕警官一脸迷茫,这是黄旼炫递给他一份黄袋文件。

“我跟总局的前辈调了这份文件,”黄旼炫看着人一脸惊讶,继续陈述,“目前来看,他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总局那边的人最近谈起过的一个打黑大案,我在整理你几个月前的文件中,感觉有一点不对劲。”

“1996年?他只比我们小一岁吗?”

“是的,但你的备案上的年龄完全不对…”他顿了顿,"地址,没错,家人关系也很平常,只是学校信息和工作信息被隐藏了,很神奇,这似乎只有是内部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

"前辈早就怀疑警察内部有人,但是你我都知道,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我依旧相信他是受害者,但是这种案件涉及到未成年人安全,这位姜先生,却是个成年人,我们现在不太清楚的他身份,只能盯着他。他之前在别的区域和一些案件有关联,但是档案依旧是被封存,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不知道。"

“你们?”

邕圣祐合上资料,心情复杂,他在黄旼炫的解释中看完了并没有多少的文件资料,这些都是白纸黑字的内部文件,是不会错的。他,刚想确定对这个男……男孩?男人的感觉,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迷茫的表情从年轻的警官脸上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来自警务职业人员的严肃表情,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微微皱起眉头。

“圣祐,这个事情我并不想带你进来,但你是我们警局直接接触他的负责人员,我不知道你还能找到他吗?现在我们无法确定他是犯罪实施者还是受害者,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这其中很复杂,我也不是完全参与,只是在帮前辈的忙。”

邕圣祐沉默了,他不能说他今早才见过这个人,现在的情况,让对方昨天的突然出现,加上表白都变得无法解释,他想不通。

按照文件解释,他们是怕丹尼尔是被黑势力利用的人,潜伏在校园环境里面,让黑势力在校园暴力的事件中获取多重性质的盈利。邕圣祐在想,孩子能做什么?他们又不会真的去做黑社会,那么丹尼尔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就不得而知,这件事情要自己去弄清楚。

“抱歉,旼炫。”邕圣祐把资料还给他,摇了摇头,“我帮不了你,我好久没有见过他了,当初他对我来说就是个孩子,职业限制,我也没有很了解他。”

黄旼炫闻言,叹了一口气,拍拍友人的肩膀。

“没关系,为了这件事情,让你带病跑一趟。”

“没事,我本来就准备下午回来上班。”

黄旼炫看了他半晌,才点点头,再捏捏人的肩膀才拿着资料走了,邕圣祐也做回自己的办公位开始发呆,下午几乎没什么事情,邕圣祐按照平时的时间下班,就直奔丹尼尔“所在”的中学。

邕圣祐用他在警校学的刑侦和卧底的基本能力,顺利找到了学校后门准备进去打探,找到了一个所谓高中三年级的教师办公室,向教师亮了警徽之后,要求查找姜丹尼尔这个学生的资料。

“姜丹尼尔?”

年级主任摇了摇头。

“我是高三年级的主任,我几乎认识本级的每一个孩子,你所描述的学生至少不在本级。你没有正式的证明,我不能给你从学校系统里面查找,不过,你可以相信我的话,如果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涉及到案件,我们是不会说谎的。”

邕圣祐了解了,基本上可以确定姜丹尼尔不是这个学校的,因为是私人调查,的确没权利查到正式的资料,但是通过主任说的话,也可以确定,自己的设想不假。

他靠在墙上,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是普通的人,他或许就可以直接不计往事不要情面的去找到他抓起来他,但是六个月前短暂的几次相处,和昨天他们相互发生的好多事情,还有今天的事,邕圣祐真的觉得,他对这个男孩有感觉。

他没有兄弟,只有姐姐,中学生活也因为要努力考上好的警校而忽视自己的情感,在警校的同侪也大部分都是男生,大家都是兄弟,联谊活动他也从来不参加,因为体质弱,他把这些时间都用在加强训练上了,进入工作,初期为了转正忙的没边,而在这时恰好遇见了丹尼尔,自称是……高中生的"男孩",礼貌是有好感的前提,他多次看见丹尼尔被打上,以他的块头,他起初认为只是不愿意还手罢了,所以觉得这个孩子很善良,相处也是,一个很主动的人。

在上午他离开之后,邕圣祐想了一会儿,为什么丹尼尔会和他告白,仅仅是因为他在案件中对他宽松了一些,和他一起走过一次回家的路,还是因为他答应和他一起喝酒?

1996年,他只比自己小一岁,而且是釜山人,在昨天撒谎之前,他一定一直都是一个很能喝酒的人吧,于是他为什么不醉酒,也懂得解酒的方法的问题,也就能解释的清楚了。

最终,邕圣祐决定他不管了。

他再也不会见到姜丹尼尔了,就如他跟黄旼炫所说的一样,他除了在六个月以前处理完他的案件,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正好是放学时间,他在学校门口的马路对面停下脚步,转过身静静地看着学生一涌而出,他想起他前几次也是这样,带着不同心情,似乎有些期许的想在学生人群中找到他。

但…

等等,这次。

他找到了。

突然间,他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好朝着他的方向要走过来,邕圣祐下意识的不动声色的侧身,隐住了身形,直到那人走过来都没有发现他。

“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搞定那个条子了。”

“你怎么和他关系那么好的?因为去了几次警局吗?你去警局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哥,他靠谱吗?”

丹尼尔亲昵的搂住另一个男孩的脖子,往紧搂了搂,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不要管了,尽可能拖住……哥?”

邕圣祐听着他们的对话,无法相信,还没有反应过来,也忘记了掩饰,他就站在丹尼尔的不远处,一转身,那人就看到了他。

感受到视线的那一刻他装作没看见他们要直接离开,但是丹尼尔已经率先叫住他,一阵沉默过后,他恍惚地抬起头,不知道该怎样看着丹尼尔。

“姜丹尼尔,先生。”

邕圣祐的声音僵硬又有停顿,语气非常官方,他收不住此刻那个专属于他,惊吓、失落与被骗的心情交杂而做出的表情,他睁着眼直勾勾地盯着地面发呆,缓缓的恢复了面无表情,他看着姜丹尼尔。

“哥?你是来……等一下哦。”

丹尼尔给同行的人一个眼神叫他们离开,然后拉着邕圣祐的大衣到一边。

“哥你是来回应我提出的那件事的吗?”

丹尼尔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但是看他离开的样子,或许是正巧路过,他没有想那么多。

“你在上学了,也没有打架,很好,没什么,我就来看看你有没有再打架了。”

邕圣祐一直低着头,说话语无伦次,丹尼尔看着他这样的哥,露出了他的独有的笑容。

“所以哥事答应了吗?太好……”

“不,姜丹尼尔先生,我想你误会什么了。”

“……哥?”

丹尼尔怕他听到了什么,于是上前一步,靠近他。

“如果是我刚刚说的话,你一定不要当真,我和他们瞎说的,你知道,我总想在首尔朋友面前…”

“不,姜丹尼尔先生。”

邕圣祐说不出电视剧里那种“你离我远一点”的话,只是默默的拉开距离,不再看他。

“你不是小孩子……我是说,你不再是小孩子了。”

邕圣祐没有正式揭穿他,因为他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而且他现在心里很乱,他已经是成年人了,校园与职场经历了这么多,他不知道是否应该把这件事看的这么重,或许是应该铁面无私的将他逮捕好好询问。

但记忆中的丹尼尔又不太一样。

“别联系我了。”

邕圣祐转身走了,他平时并没有带耳机的习惯,现在他从衣兜里掏出时刻都是整理完好的耳机,把音乐声放的很大。

“你可有同样的感觉?”

不,我想你没有。

————————————————————

嘎嘎嘎突如其来没有合理性的虐……
希望大家还爱我。
下一章想让另一位宝贝出场了。
顺便请让我为本章结尾配个图。

评论(4)
热度(22)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