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s🍃Mist

혼자이길 원했기에 내 방은 어둡네./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玩家.

我给那个艺人小子送外卖-1

艺人(rapper)丹/职员邕/同事黄/富二代霖

姜丹尼尔在工作室里窝了几个小时愣是一口饭的没吃,在小小的半地下录音间,和制作人哥商量着如何优化beat和歌词,还有商量feat的事情。他感觉他自己整整一个星期都过的是一样的生活,于是有点悲惨的事情发生了——冰箱里的库存没有了。

上回妈妈从釜山来看自己拿的参鸡汤这么快就喝完了啊,还有包饭什么的,甚至连泡菜和速冻米饭都没有。这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叫外卖了。

三四年前,姜丹尼尔以新人饶舌歌手的身份出道了,不再在地下活动了,不错的容貌和好性格吸引了不少粉丝,但毕竟是新人,他也并不是什么天才类型的人物,虽然受到很多同行恶评,甚至diss曲都有了,但是他还是熬过来了,签了很好的厂牌,遇见了很多厉害的制作人…之后他出了自己第一张mixtape广受好评,后来又是正式的专辑,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之时。

就迎来了他两年的空白期。

他想,好好的做音乐,用这两年时间感受生活,做一张真正对得起自己的专辑。于是从这个星期开始,他正式步入了制作,自己写了beat也挑了别人的beat,自己写的词也给制作人哥过目了以后,他就几乎一直待在工作室。

姜丹尼尔知道这样的时间还有好长,但他已经开始有点累了,并不是因为现在没有夜宵可吃。深思熟虑纠结半天之后,他还是不知道从哪把某饭店的外卖宣传单拿出来了,选好了要吃什么以后,拨通了电话叫好了吃的。

-

“圣祐啊,今天下班也这么晚啊?”

老板边收拾着倒数第二桌离开的客人,边和他今天最后的客人聊着天。这个小伙子是这里的常客了,公司就在不远的地方,人有礼貌,长得又好看,年轻有为的他据说凭自己的能力在这个年纪就坐上了不错的位置,只不过经常要开会和工作到很晚,老板也能看出,这个年轻人背后的努力和辛苦,所以为了他晚打烊一会儿。

“是啊,和总公司那边开国际电话会议,总要很晚。”

年轻人只点了一杯果汁,吃着夜宵,按理说这个点吃肉的话,配上烧酒啤酒才带劲,而他只点了一杯果汁。老板内心十分好奇,也不断地打量着他,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起了,接起来才发现,是点外卖的电话,对方很有礼貌但说的很快,老板还没来得及告诉他饭店已经下班了,电话对面的人就开始说要点的东西和地址,职业习惯让他都默认了,匆匆忙忙地记下来,挂断电话以后,老板才懵了。

他的家不在饭店店面附近,要坐地下线回家,但这个点,首尔的地铁马上要结束运营了,但是生意又没办法不做。

“怎么了哥?”

方才沉默的吃着酱汤米饭的年轻人抬起头,嘴边还挂着米粒,大眼睛关切的注视着老板,让已经有了妻子和一儿一女的他还有点不好意思。

“哎,大半夜的,有人点外卖…我都要打烊了,你看,你已经是最后一桌了。”

年轻人顺着老板的目光呆呆地环视着四周,然后又听老板说道。

“可我再不走就回不了家了,采妍还等着我讲故事,我不回去采妍妈妈也要暴跳如雷了。”

这还不简单,年轻人笑了笑,这么想着。

“哥,我帮你送吧,我听见地方不太远,我去送吧。”

老板受宠若惊,他可没想过让这个还打着价格不菲的领带的小伙子当他的外卖员,但年轻人感觉到了对方惊讶的视线,笑着把领带扯松了一点,一摊手。

“我下班了嘛。”

“好吧,麻烦你了,圣祐。”

感谢的话真的想说好多,但是老板也是大男人一个,对方本来是客人,却提供这样的帮助,他瞬间觉得,遇见这样的事情,他一辈子都赚这几个小钱,也挺满足的。

“这顿就不收你的钱了,圣祐啊,太感谢你了…哥哪天请你喝酒吧。”

老板赶紧做好了外卖要送的海鲜炒面,手脚忙乱的打包起来,却见那个年轻人已经吃完收拾好,站在厨房一副准备好要帮他的样子了。

“我来吧哥,别着急啊…采妍不闹一会儿才睡吗?”

“哈哈哈…”提起女儿,老板脸上全是温柔,“采妍很乖的,但是我家那小子就不一样了,唉…”

“是吗?下次我也想见见采妍,哈哈哈。”

年轻人皱起鼻子跟着傻笑,然后接过打包好的东西,和地址纸条。

“我要打烊下班了,今天最后一笔生意,就拜托圣祐你了,有情况打电话就好了,纸条上我写上了。”

“好的,交给我吧!哥再见啊。”

-

这么久还没来。

姜丹尼尔的腿搭在沙发上,上半身却瘫在地上,他太饿了,又无聊,打开手机就是新闻推送对他的恶评,他实在不想看,没有打滚,已经是他维持艺人包袱的极限了。

说起艺人包袱,他决定一会儿向送外卖的发个脾气,谁叫他这么慢。就这么想着,姜丹尼尔不知道在何时听到了按门铃的声音,他才爬起来去开门,不紧不慢的,好像故意要门外的人等。

他把门打开了。

他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打着的领带有些松了,一看就是故意(?)扯开,衬衫的领口也被解开一个扣子,那人一手提着外卖,另一手挎着西装外套。

“先生,你的外卖?”

姜丹尼尔现在穿着睡衣,头发凌乱,脸上还有过度劳累的痕迹,而对方虽然也略显疲惫,浅淡且不俗的古龙水味,却让人感觉十分舒适。

就是手里提着的海鲜炒面有点扎眼。

“哦……噢,是我的,谢谢……额。”

姜丹尼尔本来没拿钱在手里,他留了个小心思,决定发完艺人脾气的时候,再给钱,专门拖一拖那个外卖员,让他也尝尝等待的滋味。但是看到眼前这个人,就和他设想中的情况不太一样。

“别着急,”外卖员看了一眼纸条,“姜先生。”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就给你拿钱去,我忘了。”

姜丹尼尔慌慌张张地跳进客厅内,抓起钱包就迈开自己的的大长腿小跑到门口,然后他又看见了:

门口的男人在等他,有点心不在焉,可能是太累了,他侧过脸,看着周围的东西,疲惫使他有点分心。但是吧,这个侧脸就

“真帅啊。”

“?”

外卖员快速的查清钱数准备离开,突然听见对方这么一句话。

“不进来吗?要个签名什么的。”

“??”

他更疑惑了,姜丹尼尔看着对方好看又迷茫的脸,笑了。

“你认不出来我吗?”

“认不出来。”

外卖员的语气十分温柔,都还都用着敬语,如此不留情面的耿直发言让姜丹尼尔差点吐血,又有点害羞,但他突然想到些什么,做了个等一下的手势留住那个男人,又跳进客厅,随便抓了张面巾纸和笔,签下他的名字。

“姜丹尼尔,电话,你有了,联系我吧。”

评论(6)
热度(73)

© Pinus🍃Mist | Powered by LOFTER